网红之家,专注分享网红最新资讯,在这里你能够找到最想了解的网络红人相关资料!

赵雷和大冰闹矛盾是真的吗?大冰和赵雷的故事

娱乐新闻 网红之家 5872 ℃

  大冰是八零年生人,是九十年代末中国最早的一批背包客之一,不到二十岁,他带着手鼓去了拉萨,并在那里开了一间酒吧。有一天酒吧来了一个年轻人,他对大冰说:我想在你这酒吧住两个月,当驻唱行么?大冰看他背着个吉他说:你是什么意思啊?他说:没有人喜欢我唱的歌,他们觉得这不是一条正路,我来拉萨最后唱两个月的歌,然后把琴砸了回北京当兵了。大冰说,那你唱一首歌我听听吧。唱完两首歌,大冰说:你不用走了,现在这个酒吧有你一半了,你现在也是这个酒吧的老板了,唯一一个条件是答应我继续唱下去,不要放弃这条路,因为你的歌我是一辈子也写不出来的。这两天,赵雷和《成都》这首歌突然就火起来了。赵雷这个曾经只为少数人熟知的小众民谣歌手,因为在湖南卫视的《歌手》,打败林忆莲、迪玛希、杜丽莎,拿到第二,一夜爆红。

  大冰曾评价赵雷:“这么好的嗓子,这么好的创作能力,这辈子如果被埋没太可惜了……”,还坚信“赵雷不红,天理难容”。

  回忆是思念的愁赵雷第一次认识赵雷是几年前从大冰笔下的故事,一路走来一直觉得他是一个很有情怀的民谣歌手。大冰说过赵雷不红,天理难容,故事和远方都是别人的,手中的酒和鸡汤才是我们的,酒不是烈酒,鸡汤里还有骨头​。

  这下赵雷真的红了,彻底红了。

  然而赵雷的创作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,像大多数民谣歌手一样,因为小众而时常要面对生计问题。他17岁到地下通道里唱歌,18岁去酒吧驻唱,20多岁揣着700多块钱踏上了外出的路,从此西藏、云南,四处流浪。

  大冰在他的文章《不许哭》里,这样描写了赵雷:

  “赵雷叫赵雷,歌手,北京后海银锭桥畔来的。赵雷是那时拉萨的街头明星,每天他一开唱,成堆的阿佳和普木脸蛋红扑扑地冲上来围着他听。(阿佳,与自己年龄相仿的藏族女性;普木,小女孩)

  但他脾气倔,刺猬一只,只肯唱自己想唱的歌,谁点歌都不好使。”

  赵雷就是这么一个真诚得甚至有点倔强的歌手,默默写歌,默默唱歌,鼓捣着他的小众民谣,不管赚钱与否。

  在《歌手》的赛前采访中赵雷说,“我知道我自己该做什么,这是最重要的,并不是说大街上都是可乐雪碧,我也要做可乐雪碧,我就喜欢回家做我的白开水。”

  成都是他流浪过的诸多城市中最喜欢的,他在舞台上深情弹唱着:

  “你会挽着我的衣袖

  我会把手揣进裤兜

  走到玉林路的尽头

  坐在(走过)小酒馆的门口”

  玉林路,小酒馆,让很多没去过成都的人对这座城市充满向往。虽然很多成都人表示没有共鸣,有点打脸_(:зゝ∠)_

  ……但是,不影响这首歌带给我们的感动啦!榜爷昨天问大家最喜欢的一首民谣,很多人就说了赵雷的《成都》。

  赵雷

  17岁到地下通道里唱歌,18岁去酒吧驻唱,20多岁揣着700多块钱踏上了外出的路,从此西藏、云南,四处流浪。他说“如果你喜欢唱歌就去唱,不用想着成名。如果你成心想着,往往事与愿违,最重要的是你真心热爱这个东西。有时候你写的东西可能并不是大家喜欢的,你也不要着急,因为那只是一个小圈儿,再说众口难调。你要继续唱下去,让更多的人听到,你要去寻找机会。但你心中要知道,你是真心热爱,要满怀理想,而不是名利啊,一开始不要给自己这么重的包袱。”

  你从来没有刻意宣传自己,营销自己,把自己当商品一样卖出去。也从不为了一时的名气迎合听众,唱别人喜欢、自己却无感的歌。你就这样一丝不苟地唱,除了初心,再不愿想太多。

  你的朋友,作家大冰看不下去,早在2014年就帮你在微博上吆喝:赵雷不红,天理难容。是啊,有时候听歌如品酒。有味。心里面能那么一颤,一荡。有那么一瞬间你觉得那歌在唱你。你觉得流行之外还能有些不流行。值了。越来越多人喜欢赵雷这样的人唱的歌,更喜欢他们的歌词,很有画面感的歌,很有故事的人。

  不炒作、不假唱、不卖段子,用尽心血写词、真诚认真唱歌的人,已经很少了。在记事以来,环绕在耳边的音乐是八九十年代的歌,出生在四大天王鼎盛的我,却深迷着八十年代成立的beyond乐队的不羁放纵的歌词里,常沉浸在那个还处于浪子时代的齐秦的歌声里,收音机里收听着桀骜不驯的哥哥的歌曲,同时还有很多很多诸如王杰那样的原创型歌手。

  那个年代,还没有四大天王时代开始上电视,做节目,炒作等等,有的,只是纯粹的音乐创作;亦没有抄袭、假唱,相对不会那么浮躁和急功近利,如今真正能够沉下心来创作一首歌,一张唱片的人变得越来越少,更多的是通过快速包装推出来的新人。视觉音乐,居然渐渐胜过了听觉音乐。

  赵雷的原创音乐致敬着一代人

  赵雷,今天站在舞台的他,让我想起当年迪克牛仔对齐秦的评价,如今对赵雷,也同样适用:他唱歌非常细腻。

  原创的音乐渐渐在走下坡路,或者说赵雷的火,让音乐人意识到华语乐坛陷入了原创绝境。“是不是好歌,不是粉丝说了算,不是颁奖礼说了算,而是普通听众说了算,是传唱度说了算。”江苏卫视的刘洲这么说道。的确啊,现在的一首歌,更多的意义是一个作品,而于原创歌手们,却都是生命的一段历程。赵雷、齐秦、王杰等人,他们用歌曲,诉说着、记录着他们的生活,他们的经历,他们的情感。每一首歌都和人生的经历有关,所以赵雷才如此真诚。

  赵雷和大冰这一对搭档算得上很合拍的了,他们的关系如何也是网友探究的对象,据说两人还有闹掰的经历。不过,大冰曾评价过赵雷,他是怎么说的?

  这让我对发生在曾经发生在这两个人身上的故事产生了好奇,此前我只知道两个人在拉萨待过,物质条件不是特别好,还一起光着屁股晒太阳。

  只是关于那段成名前的日子,网上的记录甚少,他们的生活也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后来我从大冰的书里找到了关于赵雷的只言片语,在这里和大家分享,聊以慰藉。

  “那个时期,有很多人专门来投奔我们,浮游吧,这个拉萨的人小酒吧,也迎来了流浪歌手大本营根据地的第三位主人,赵雷。

  赵雷那时候在后海银锭桥唱歌,他背着一把吉他跑到拉萨做我们的合伙人,然后跟我们一起在街头卖唱,那是我听他唱歌,惊为天人。

  当年我对赵雷说赵雷,你这么好的嗓子,这么好的创作能力,这辈子如果被埋没太可惜了…

  大冰赵雷关系好吗不联系了闹掰了什么矛盾,大冰怎么老是消费赵雷

  这么多年过去,从当下看来,他果真被埋没了。”

  赵雷曾是个无忧无虑的小青年,过着自己想过的生活,飘飘荡荡,不着边际。那个时候的大冰是一个资深背包客,在拉萨开了一家简陋的小酒吧,地砖是自己泥的,墙板是自己画的,取名“浮游”。

  某天,四海为家的赵雷背着琴走进了这间小酒吧,他问大冰:“我想在你这酒吧住两个月,当驻唱行么?”大冰看着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,心里觉得新鲜。

  大冰赵雷关系好吗不联系了闹掰了什么矛盾,大冰怎么老是消费赵雷

  赵雷拿起吉他自弹自唱,展示了一把,当时就把在座的客人给镇住了。大冰惊喜地拍着他的肩膀说说:“你不用走了,现在这个酒吧有你一半了。”

  其实在赵雷走进门之前,他只想着唱最后两个月的歌,然后把琴砸了,回北京老家当兵。这不得不说是一次机缘。

  “12点是我固定的起床时间,二彬子是12点半,雷子是一点。

  雷子叫赵雷,歌手,北京后海银锭桥畔来的,他年纪小,妮可疼他,发给他的被子比我和二彬子的要厚板寸。每天赵雷不起床她不开饭。”

  大冰称和赵雷在一起的日子是公社式的生活,他们住在一个朋友的家里,朋友叫妮可,是个广东姑娘。妮可对这群穷小子很仗义,在生活上很照顾他们,很多歌迷一度怀疑“妮可”就是歌里唱得“南方姑娘”

  虽然这样的猜想很快就被否认了,但是这位叫“妮可”的姑娘确实和赵雷情同姐弟。大冰在书里说:

  “妮可最喜欢听赵雷唱歌。

  雷子那时候是拉萨的街头明星。每天他一开唱,成堆的阿佳(拉萨藏语,姐姐)和普木(拉萨藏语,姑娘)脸蛋红扑扑地冲上来围着他听。他脾气倔,刺猬一只,只肯唱自己想唱的歌,谁点歌都不好使。

  妮可例外。点什么他唱什么,妮可怕他太费嗓子,每天只肯点一首,点一首他唱三首,谁拦都不好使。

  雷子喊她姐,在妮可面前他乖得很。

  雷子另外有一个姐姐嫁到了国外,那个姐姐对他很好,她给姐姐写过一首歌。”

  大冰赵雷关系好吗不联系了闹掰了什么矛盾,大冰怎么老是消费赵雷

  当然那首歌就是后来传遍大街小巷的《未给姐姐寄出的信》。

  “雷子歌中那个姐姐应该对他很好吧。

  我没见过雷子歌中那个姐姐,我只记得他在拉萨街头放声高歌时,一侧身,露出半截脱了线的秋衣,妮可坐在他身后盯着衣角看了一会儿偷偷侧过身去,悄悄揩揩眼角的泪花。

  她和那个远在异乡的姐姐一样,都蛮心疼他。

  会心疼人的姑娘都是好姑娘。”

  当然书里还介绍了他们生活中的很多趣事儿,都很有意思...

  “雷子是回民,吃饭不方便,她每天端出来的人盖饭都是素的,偶尔有点儿牛肉也都在雷子碗里。

  我不干,擎着筷子去抢肉丁吃,旁人抬起一根手指羞我,我有肉吃的时候从来不怕羞,照强不误。雷子端着碗蛮委屈,妮可就劝他:呦呦呦,乖啦,不哭。咱哥还小,你要让着他。雷子很听话,乖乖让我抢,只是每被叼走一块肉就嘟囔一句:杀死你。”

 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入不敷出的小酒吧也终于迎来了关门的一天。吃罢散伙饭,大冰和赵雷也正式分道扬镳。大冰在一本叫《他们最幸福》的书里写:

  “浮游吧倒闭以后,赵雷一路流浪去了丽江,他下定决心排除万难,要在丽江重新支起“浮游吧”这块招牌…后来,他所有的钱被人骗走了,一路流浪回到了北京。再后来,他迫于生计“堕落”了,他去参加了快乐男生的选拔,进了总决赛二十强。

  在我看来,一个流浪歌手的出身,经过那么强的市场验证,他唱的歌让那么多在路上的人真心喜爱,赵雷不红,天理难容。但他终归还是要输,因为他长得不是偶像派,他输给了这个浮躁的时代。他现在生活依然艰难,很多时候甚至继续当流浪歌手,但他自己并不是多么在乎。”

  就像他说的,赵雷到了丽江,开了一间酒吧,每天继续和朋友们唱歌喝酒。但是赵雷却并没有“堕落”,他曾无数次坦荡回应别人对他参加《快乐男声》的质疑,回答很简单:“当时我在长沙开专场,知道有这个比赛,就想去玩儿一下,就去了。”

  这几天朋友圈被赵雷的《成都》刷屏,都说赵雷终于红了,从大冰的书里跳出来了。想起前年跟柳姑娘去丽江。晚上在丽江古城邂逅大冰的小屋,对于我这种伪文艺青年总是想进去探个究竟。记得当时付了几十块钱,进去了,小小小小的一间屋,中间一个民谣歌手席地而坐,四周围满了人,进去以后歌手还跟我打了呼递给我一罐饮料,跟大家聊着天唱着歌。随着大冰的知名度上升,他的小屋慕名而来的也越来越多,尽管在已商业化的丽江古城看起来也已被同化,但当时的那情景还是觉得挺温暖。最后因为不好意思柳姑娘外面等着。只听了一首歌的时间就匆匆离开了。

喜欢 (29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